快捷搜索:

但整个人却是似进还退随着碰撞后的翻滚之势

 瞬间的血光飚现,连出剑得手的弟子们都惊呆了。
 
    这是怎么回事?
 
    这个大魔头,为什么突然停止了招架?
 
    难道竟是突萌死意,存心找死不成么?!
 
    然而这一瞬刺骨的痛楚,亦让剑尊者蓦然醒了过来,警觉此际乃是对敌当前之刻,更因为遍体鳞伤的身伤令到心伤更剧,突然睚眦欲裂也似的一声大吼:“你们找死!”
 
    在这一刻,他自从现身以来便一直从容平静的脸庞突然间变得扭曲狰狞!
 
    一股澎湃浩荡的沛然剑意,突然疯狂爆发!
 
    “快退!”
 
    一声厉喝示警随之而来。
 
    几乎是声到人到,两道人影一左一右,从山门之中扑了出来,速度快如流星,疾速驰援。
 
    而在这两道身影之后,还有另外的十几道人影,紧跟着出来,心急火燎的匆忙而来。
 
    显然当前变故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,剑尊者的便宜其实那么容易占的,若是不能一击致死,只会造成难以想象的巨大反噬!
 
    “啊~~~”
 
    剑尊者仰天狂啸,睚眦欲裂!一片疯狂中,两眼竟然通红,似乎有点点水光闪现!
 
    “我的兄弟!”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天才本站地址:.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四十四章 万般恩怨皆放下,送我兄弟这一程
 
    一剑尊者已经发疯!
 
    突然涌起的悲伤,愤怒,已经完全充斥了他的心!
 
    飙升天际的长剑,突然间疯狂旋转,便如一轮烈日一般,全无没有死角的绽射出千万道剑光!
 
    爆发的还不止剑尊者的剑,还有剑尊者仰天狂吼的身子,头发,脖颈,眼睛,脖子,耳朵,胸口,肩膀,手臂,手肘,大腿……竟是全身上下每一个地方,都在疯狂倾泻出凌厉至极的剑气!
 
    向着面前的春秋山门,疯狂释放了出去。
 
    而在这个时间瞬间,所有春秋山门用剑的弟子,同时感觉自己的长剑失去了控制!
 
    完全违背主人操控的意志,只余在空中阵阵颤鸣一途。
 
    这个刹那,数以亿万计的剑光一闪而没!
 
    春秋山门的整个山门,亦随之变得空前寂静!
 
    剑尊者依然保持着仰天狂吼的姿势,眼睛直勾勾的抬起,看向空中飞速前来的几道人影,脸上露出来狰狞的笑容。
 
    “你们来迟了一步!”
 
    就在剑尊者面前。
 
    那原本布成剑阵的弟子,还有稍后一些的观战弟子,以及更后边负责压阵的春秋山门二代弟子……一个个脸上尽都面现绝望恐惧,便如雕像一般的呆呆站着,等待死亡一刻的到来。
 
    明明眼中还有强烈的不可置信,却无一人能动!
 
    而就在剑尊者说完这句话之后,一道道血光蓦然从这些人身上纷纷迸射出来。
 
    这些看起来还在原地好好站着的山门弟子,竟全都在同一时间里身躯碎裂,从头到脚,尽数化作了一片片碎裂的血肉!
 
    山门之前唯一尚有生息的就只有一笔春秋肖腾空,然而他此刻身上亦是千疮百孔,鼓尽毕生修为强抗浩瀚剑流的他,连续退到了十七丈之外,喉咙里乍然有咯咯声音响动,他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剑尊者,呐呐道:“你……你已经练成了……剑道……主宰……”
 
    一语未尽,身子就此直直扑倒,在地上抽搐了一下,随即残躯噼噼啪啪的一阵响动,就此化作几块血肉,碎尸而亡。
 
    剑尊者并没有回答一笔春秋的遗言。
 
    他的眼睛直直地关注着空中正自飞速扑落的那几道人影。
 
    严格来说,只是看为首的两个人而已,至于其他人,仍旧不在他眼中。
 
    然而他的此刻眼中,已是满满的疯狂挑衅!
 
    “剑尊者!”飞来的两个老者一声厉喝:“妄下杀手,这般毒辣,留你不得,纳命来!”
 
    面对索命之语,剑尊者一声厉啸,急疾冲天而起,将悬浮掷半空中的宝剑就那么抄回手中,剑光陡然再盛,迎头冲了上去!
 
    “不外就是一场江湖生死,肝脑涂地!”
 
    剑尊者哈哈大笑,手中一把剑,悍然干上了对面两人的来袭之剑!
 
    轰!
 
    三个人一击火并,齐齐向三个方向分开,那两个老者显然是力有不及,虽然是两人联袂,仍是同时喷出一口血,身子兀自止不住后退,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骇然之色。
 
    对面的剑尊者得势不饶人,一声长啸之余,于力道反冲而形成的翻翻滚滚中继续出剑,剑光凌然更甚,扇面一般的挥洒而出。
 
    噗噗噗……
 
    春秋山门正门百丈地界范围之内,便如同是下了一阵拳头大的冰雹一般,登时尘烟四起,地面上的石头纷纷崩裂,土崩瓦解。
 
    百丈外的房屋建筑,多出了无数透明孔洞。
 
    两个老者被剑尊者沛然莫御的剑光逼落尘埃,陷入空前被动,心下骇然之余,却是虽惊不乱,稳守阵地,防御自身,静待剑尊者再来的攻击,
 
    不意长啸声竟是渐去渐远,剑尊者的声音,固然仍旧如同一口长剑直插向苍穹,但整个人却是似进还退,随着碰撞后的翻滚之势,径自化作一道剑光消失了!
 
    “竟然就这么走了?!”
 
    两个老者一愕之下,齐齐冲出尘烟,却见剑尊者当真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 
    一声长啸远远传来:“兄弟!为兄来送你!”
 
    两人登时一阵纳闷。
 
    这件事……有些没有来由啊。
 
    那你来干嘛的?刚才气势滔滔而来,摆明了强势问罪的态度,刚才更大开杀戒,怎地就这么走了?
 
    触目所及,地上犹有一团金光还在闪烁。
 
    那金光乃是剑尊者心神大乱的时候被剑阵攻击,失手掉落地上的,剑尊者亦是因为看过这团金光之后的内容,才陷入了出人意料的失神僵直
 
    其中一个老者伸手捡了起来,犹能感觉上面有一股强烈的神念在闪动。
 
    “四季楼的四季传讯!”
 
    两人震惊的对望一眼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